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政府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分类 >> 古今景观

中共华北局城工部

发布时间:2015-11-30   点击数:11996

中共华北局城工部大门

 

 

中共华北局城工部旧址,位于泊头市政府南1500米的胜利街北头。

旧址座西朝东,东西长46米,南北宽20米,总占地面积920平方米。建筑为山西民居式格局,四梁八柱式砖木结构,平顶,正房5间,进深6米,间宽3米;左右侧房各3间,前房与侧房之间有一夹道,宽2米。大门朝南开在南夹道内。北有一便门,可通向外院,建筑均高8米,四周各开屋门1个,每间屋都有券顶窗户四个,自前屋步出,为前庭院,南北各有侧房4间。院内有水井一口,青砖砌成,深约10米。
    据当地老人介绍,此建筑原系山西一家商人在清末时建造,初为当铺,开过药店,办过夜校等。1948年2月至12月,中共华北局城工部自沧县搬迁至此,并在此为确保平津战役的胜利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收集了北平、天津等方面的大量情报,为中共中央在解放平津中的战略决策和战术实施提供了可靠依据。培训了大批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如周南等),为接收北平、天津做了组织上和干部上的准备。接纳了不少民主人士,并使他们安全转移到解放区(如吴晗、兰天野、童超、苏民等),保护了建筑新中国的一批有用人才。原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同志,曾在此期间任部长,原国家体委主任荣高棠同志曾在此期间任部委会成员。
    旧址美观建筑古朴、美观、坚固耐用。但因近百年的风雨侵蚀,年久失修,到20世纪90年代,已成危房。中共泊头市委、泊头市人民政府对城工部非常重视,与北京市文物局联系,斥资40万元于1998年进行了全面维修,使建筑恢复了原貌。目前,城工部内展放着泊头市革命历史文物,市委每年定期组织广大干部群众,以及中小学生到城工部参观,接受革命传统教育,城工部已成为对广大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

    [相关链接一]
   


城工部历史沿革


    城市工作部(简称城工部)是党的一个工作部门,是领导敌占城市地下斗争的首脑机关。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的前身是1941年1月成立的中共晋察冀分局的城市工作委员会;1944年9月改称城工部;1945年抗战胜利后为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1945年9月至1946年10月为北平市委,1946年10月后仍为城工部);1948年5月,晋冀鲁豫中央局与晋察冀中央局合并,成立中共中央华北局,原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改称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
    泊头为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1948年2月至12月的驻地,也是最后一个驻地(自1941年1月至1948年12月,城工部共转移了13个驻地;华北局城工部泊头旧址是13个旧址中唯一保存比较完好的旧址)。这一阶段是城工部领导城市工作极大发展和工作成就最卓越的时期。

    [相关链接二]

 

城工部在泊头期间的工作机构和工作概况


    城工部长是刘仁,其他负责人还有杨英、荣高棠等人。1948年5月,城工部成立了第一室、第二室、第三室、第四室、第五室、第六室、第七室等7个工作室。第一室包括总务、招待、交通等科。总务科分管机关事务和供应工作。招待科负责招待来往“客人”。这些“客人”有的是投向革命阵营的青年和各界人士,有的是常年冒着生命危险在敌占区做地下工作回来学习或汇报工作的同志。泊头附近的几个村大庞、苏屯、姜桥和河东都设有招待所。“客人”多时,一个村能住上百人左右。交通科负责领导各地交通站的工作。城工部通过设在各地的秘密交通站与平津地下党联系,传送信件、护送来往人员等。向党中央供应国统区报纸成为交通站的一项特殊任务。各交通站将报刊汇集到交通科,再由交通科登记整理送给毛泽东、周恩来等党中央负责同志。这对党中央掌握全国战局、敌人动态和了解社会各阶层的情况起了积极作用。第二室为学生室。学生室大量的日常工作是接待从城内出来的大中学生,使他们接受短期训练,而后有条件回城内工作的派回去工作;不能回去的是党员的送华北局党校学习,不是党员的送往华北联合大学。在泊头期间城工部输送的青年学生多达1000人,其中就有任建新。1948年署期,学生室在大庞、小庞村开办了较大规模的学运骨干训练班,训练班分平津大学组和平津中学组,共约200人,历时一个月。平津大学组学员中有燕大学生周南。第三室为工人室。工人室的日常工作主要是接待来往的“客人”,收集了解平津工人斗争情况,总结经验,提出问题,向主管领导汇报。第四室为研究室,主要任务是把国统区报纸杂志进行剪辑整理,并将其中与城市工作有关的内容摘出,编印成简报送领导参考。第五室为干部室,负责对来城工部的国统区的大中学生进行接待、登记、分配。第六室为统战室。1948年秋冬,先后接待由地下党秘密送来的著名民主人士有:吴晗、刘清扬、张申府、米暂沉、周建人、符定一、楚图南、李明灏、田汉、安娥、李公朴夫人、何基沣夫人、焦菊隐、马彦祥、蓝天野等。而后再由城工部派地下交通员把这些人护送到解放区。第七室包括电台、机要、化装、政治交通。政治交通员来往于城工部与平津之间,他们在刘仁直接领导下完成一些特殊任务。1948年7月,刘仁急电北平地下学委崔月犁,交办一项紧急任务,送火箭发射器专家钟林及其家属去解放区。钟林一家在地下交通员的护送下,从北平到达天津,在去往泊头路上通过国民党军队设卡的闸口时,钟林夫妇安全通过后却不见了保姆和小孩。政治交通员季洪苦苦寻找,最后只身闯入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部,在院子里巧遇小孩和保姆,将他们接了出来。

    [相关链接三]

 

城工部为平津解放作出突出贡献


    组织力量搜集情报。城工部指示平津地下党有重点地进行突击调查,调查内容为工厂、学校和一些重要部门的历史沿革、组织系统、主要设备、经费来源、人员名单等。对本单位附近的医院、仓库、监狱以及一些重要机关的地形、建筑、警卫等情况,国民党驻军的防区、兵力部署、军事设施、工事、武器装备、交通等情况都要设法了解并尽可能绘制成地图。以上情况的调查材料,对平津解放以后的城市接管工作起了重要作用。天津地下党员麦璇琨多方搜集,实地验查,绘制成《天津城防堡垒化防御体系图》,交给地下党领导人,而后由地下交通员赵岩于1948年10月送到城工部刘仁处,为我军解放天津起到了重要作用。
    密切配合北平的和平解放。在刘仁的直接领导和具体部署下,北平地下党对傅作义周围的上层关系开展了工作,他们联系了傅作义的一些亲近关系,如华北“剿总”副司令邓宝珊、傅作义的老师刘厚同、联络处长李腾九,还有傅作义的女儿傅冬等人。通过几方面的工作,促使傅作义与我方进行谈判。傅冬随时了解傅作义的动态,及时向地下党汇报,再由地下电台向城工部发电报。这对于我军作出正确判断,进行正确部署,具有重要作用。1949年1月15日我军解放天津后,北平面临大兵压境之势。在各方促使下,傅作义第三次派代表出城与我方谈判,终于接受了我方提出的和平条件。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入城,北平和平解放。北平的和平解放与地下党的有力配合是密不可分的。
    1948年12月,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根据华北局决定,城工部机关分成去北平和天津两部分。城工部工作人员分配确定后,从泊头兵分两路向平津进发,一路由刘仁带队奔赴长辛店,准备参加接管北平的工作;一路由杨英带队到达胜芳,准备参加接管天津的工作。随着两市市委和军管会的成立,城工部全体工作人员分配到新的工作岗位,城工部工作至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