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泊头市人民政府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分类 >> 古今景观

军屯惨案 纪念碑

发布时间:2015-11-30   点击数:6907

军屯惨案纪念碑

 

 

 

    军屯惨案纪念碑座落于泊头市营子镇东北3公里的军屯村。
    为纪念日寇侵华期间制造的“军屯惨案”中遇害的一百多名死难者,中共营子镇军屯村支部、军屯村委会于公元1999年建立。公元1945年5月,日本驻淮镇的—4204部队,为寻找一个掉队的侵华日军,一个星期内坑杀了军屯村143口人,其中59户被杀,6户被杀绝,仅儿童就有58人,最小的还不到1周岁,这就是震惊全国的“军屯惨案”。
    纪念碑周围为庭院式建筑,占地面积为3330平方米(5亩),座南朝北,碑亭成六角轿顶式,座落在院内中央位置。亭总高8.15米(象征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其中亭基座高3.77米(象征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南北面分别为3级6步台阶,共18层。亭内竖纪念碑一通,高3米,宽1.2米,厚0.2米,座南面北,碑身下面镌“军屯惨案纪念碑”七个大字,背面是碑文及遇难者姓名。碑亭由汉白玉护栏四周围护。
    由亭内北望,正中是4米宽的柏油路面直通门前公路。柏油路两边共立石碑五通(东2通,西3通),分别是:“原八路军冀中八分区二十三团作战纪念碑”、“抗日战争军屯烈士纪念碑”、“日寇扫荡军屯遇难者纪念碑”、“军屯在两战及抗美援朝参战立功人员纪念碑”等。门前有汉白玉石狮一对。由亭内南望,翠柏分布满院,南便门也有汉白玉石狮一对,分蹲门前。
    此纪念碑建筑工程,准备分三期完成。目前前二期工程已经完成。第三期工程:“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牌坊一座,陈列展厅一个。此建筑是“军屯惨案”的幸存者多年在外地工作,现已退休的老干部赵培元同志首先倡导的。他首先拿出自己多年积蓄的5万元钱资助此举。军屯村村民积极响应,中共营子镇党委、镇政府、中共泊头市委、市政府等大力支持,投资达十余万元,逐渐形成现在的规模。
    目前“军屯惨案纪念碑”被中共泊头市委宣传部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逢节假日,镇内及附近乡镇的青年、学生们都到这里参观,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相关链接]

 

军屯惨案纪实


    一九四五年五月二日,南皮黑龙村据点鬼子的一个中队一百二十多人和一个五十多人的特务队,去补充淮镇据点的残余兵力。路经军屯村,等鬼子们走后,军屯村贾廷元的妻子,发现一个鬼子躺在一个坟头后睡觉,回村后报造了村武会主任李盛田。李盛田就和民兵郭亭义、郭治祥三人,上去抄起了鬼子的枪。鬼子说:“愿向八路军投诚,别打死我。”这时,村长郭会义也和青沧交支队地下侦察员崔玉民闻讯赶来,把这个投诚的鬼子送到青沧交支队去了。路上,还找了一头毛驴让这个鬼子骑着。
    五月三日,天还没亮。二百多名鬼子和一百多名汉奸偷偷地包围了军屯,一下子抓了一百多名没来的及走的群众,押着这些被抓的群众吵吵嚷嚷地出了村,谁知狡猾的敌人并没全走,留下一部分在村里埋伏起来,诱我群众进村。人们一进村,中了敌人的奸计,又抓了一百多名群众。
    敌人把二百多名群众押着去淮镇据点,这天,正是淮镇大集,当被捕的群众走到集市上时,窄狭的街道上人群拥挤,加上十里八乡的赶集乡亲们的协助,趁机逃脱了六十多人。其余都被押到了监狱里。
    五月四日,敌人把狱门打开,开始逼供了,把宿光发、宿光和、刘德顺、刘德仁、叶寿田、赵玉延的大儿子等六名青年民兵拉出去,又把李寿明老大爷和赵小明一块押着,向刑场走去,刑场设在淮镇村西的莲花池旁,这里在鬼子据点设防区以内,周围全拉着铁丝网,西边是莲花池,东边是关帝庙,在这中间早已挖好一个大坑,敌人把八名群众押到刑场,推到大坑边。鬼子拉过刘德顺,香川声嘶力竭地嚎叫道:“谁是共产党?皇军哪里去了?不说枪毙!”刘德顺逼进敌人大骂:“你们这群畜牲,想用死来吓唬我们吗!瞎了你们的狗眼,你们的狗命也不会太长了!”鬼子、汉奸把枪上了刺刀。在刺刀下,凶残的敌人拉着这六个青年民兵的胳膊砍下了他们的头。推到大坑内,让李寿明和赵小明在一旁看着,并威胁说:“今天放你俩回去报个信,不放回皇军,要你们的一千个人头!”
    第二天,敌人又把二十名老年男人和二十名老年妇女带到刑场,连挑带推把这些老人又埋在一个大坑里。
    惨无人道的鬼子、汉奸,对关进监狱的人们,六天没给一口饭吃,没给一口水喝。赵玉金的母亲赵大娘,一家七口押在监狱里,子孙六个,大的十五岁,小的不到两周岁,几个孩子躺在赵大娘的周围。五岁的小孙子景五,趴在奶奶的身边,搂着奶奶的脖子嚷道:“我饿,我饿呀!”十一岁的哥哥景文,把小弟弟搂过来,从早已撕破的棉袄里掏出一团烂棉絮给弟弟,弟弟皱着眉头,费劲地吃着。
    五月八日,鬼子又一次打开狱门清点人数,统统赶到淮镇西的莲花池。莲花池的东沿早已布置好了刑场,刑场的中央摆着几张桌子,刽子手们杂乱地站在桌子周围。桌子西边是挖好的第三个两丈来深的大坑。敌人把群众逼到大坑周围,背朝坑,面朝外站着。香川和汉奸韩翻译叽咕了几句,韩翻译把一个怀抱着孩子二十四岁的青年妇女赵素清拉到桌子前边,假惺惺地说:“你如果说出谁是共产党,皇军哪里去了,马上放你回去,怎么样?”赵素清轻蔑地一笑:“我不愿意死,但我也不愿意象你这样活着。”海佬恼羞成怒,大刀砍在赵素清的左肩上,血顿时顺着胳膊淌了下来,怀里不满周岁的孩子掉在地上。赵素清痛骂敌人,弯腰去抱孩子,一个鬼子蹿上来,提起孩子的小脚,扔到坑里去了。孩子在坑里挣扎着小腿,哇哇地哭着。狗强盗挥起铁锨,埋上厚厚一层土。赵素清再也压制不住满腔的怒火,疯了似地扑向敌人。海佬又是一刀,赵素清没有倒下去,破口大骂敌人:“你们这群狗杂种,这笔血债一定要算清的,乡亲们,报仇呀!”赵素清又中一刀,被挑到大坑里。
    敌人又拉出赵玉廷老大爷,问谁是共产党,皇军哪里去了。赵玉廷一家十三口人,被抓来八口,儿子被杀死。小侄女饿死了,赵大爷飞起一脚,朝独眼鬼子的小腹猛力踢去,鬼子丢下了枪,双手捂着小腹,滚到一边嚎叫去了。刽子手海佬朝赵大爷连砍两刀,赵大爷倒下去了,五个孩子扑向海佬,抱腿拽胳膊,脚踢,牙咬,弄得海佬嗷嗷叫。四个鬼子蹿过来,举起砍刀,乱砍乱剁。十四岁的小侄女赵小梅,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块砖头,朝鬼子打去,拔腿就跑,鬼子朝小梅打了几枪,小梅刚趴下钻钢丝网,辫子被挂住了,鬼子跑过去,一刀把小梅刺死在铁丝网下。强盗们一拥而上,对着人们向坑下乱挑乱刺起来。有些人不堪最后忍受鬼子的刺刀,蒙着脸,一头扎进了大坑。孩子们被活着推下坑,双手扒着坑沿哭着喊着。群众的痛骂声、反抗的口号声,夹杂着敌人的怪叫声,响成一片。
    日本侵略者制造的这起血腥惨案,使原来有二百零一户人家,八百一十五口人的军屯,有五十九户被杀,六户杀绝。温光荣家十八口人,有十四口被杀。赵镜明家十三口人,有八口被杀。遇难者一百四十三人,其中本村一百二十八人,外村串亲的十二人,山东铁匠三人。其中成年人八十五名,儿童、婴儿五十八名。
 两个月后,淮镇的敌人撤走了,军屯村召开了讨还血债大会。人们怀着对鬼子的刻骨仇恨和万分悲痛的心情,去淮镇挖开三个大坑把全村死难的亲人尸体抬了回来,全村家家举丧,人人披麻带孝,埋葬了亲人的尸体。悲痛欲绝的哭声,笼罩了整个军屯。
    但是,军屯的人民没有被敌人的血腥屠杀吓倒,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又重新组织起来,仅在惨案后全村就有四十五名青年参加了八路军。民兵队伍又重新整顿壮大起来。他们和全国人民一道,挖掘了埋葬侵略者的坟墓。